【学在兰大】核科学与技术学院线上教学“核”谈(二)

日期: 2020-04-14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随着教育技术的发展和教育需求的变化,线上教学已经成为教学的一种重要方式之一。疫情所造成的应激状态下,促使全员线上教学的开展和实施,随着疫情的缓解和结束,学校教学将会恢复昔日的状态。但是,线上教学并不会就此结束,将会从应急步入日常,线上教学带来的挑战、经验与教训将被纳入教学的理论研究和教学实践探索中,促进全体教师信息化教学能力的提升,促进教师教学从课堂向网上迁移,对学院专业课程“互联网+教育”发展具有一定的推动作用。

核科学与技术学院线上教学“核”谈系列之二,继续推出4名老师的宝贵的经验和建议集合,进一步提高远程教学的质量。

韦峥(副教授):做好网络教学战场上的主力军(节选)

同学们所学的核物理学科,面对着巨大的核数据处理任务,往往通过对实验数据的拟合、分析、评价方法,得到激发函数,从而有效评价未知能区核数据的分布趋势。新学期第一堂课我们的学习任务就是《“新型冠状病毒”在国内各区域传播的数学模型研究及未来趋势预测》,同学课下分组采集过去十五天全国的疫情数据,建立了“新型冠状病毒”在全国、湖北、武汉感染者人数随时间发展的指数分布函数,拟合确定系数达到了99.2%,并预测未来患者增长速率将减缓。虽然这只是一份简单的开放式课堂学习内容,但是希望同学们能够时刻关心国家、爱护国家,担负起新时代大学生的民族责任感和使命感。

“延期不延教,延期不延学”。借助网络教学平台,老师变成了屏幕前的“主播”,同学们都坐上了课堂的“第一排”。网络教学是信息技术与课堂教学的深度融合,只有将教学内容、学习任务、课堂互动、提问、讨论在信息技术中有序表达,才能呈现一堂较为完整的课程。课前10分钟,通过超星网络教学平台发送“签到”任务,关注本节课同学们的到课率;课前5分钟,发送“课堂直播”任务,开始视频课程直播,集中解答同学们课下提出的共性问题并对上节课内容做系统的知识回顾与梳理;课堂教学开始,通过PPT课件和“板书”相结合的方式透彻地讲解每一个知识点,并通过“随机点名”任务提问,学生通过弹幕回答问题,让同学们真正参与到课堂里面;课后布置“学习讨论主题”和章节作业,通过微信平台实现实时沟通,及时解答同学们的疑问;每章学习结束之后,通过“测验与考试”任务要求每一位同学自主总结、梳理本章的学习知识,构建知识框架;此外,视频课程直播设置“允许回放”,方便同学们课后查漏补缺,反复消化教学内容。特殊时期,“云课堂”将老师和同学们汇聚在一起教与学,然而,“云课堂”传递的不仅仅是知识,还有教与学方式变革的自律态度。

疫情当前,网络教学成为了教学的“主战场”,作为网络教学的主力军,必将履行好高校教师的责任和担当,不断探索网络教学技术,提升网络教学水平,精心上好每一堂课。

赵江涛(副教授):教学相长——学生的需求就是老师前进的动力(节选)

“教学”是人才培养的两个方面,线上和线下概莫能外。从我的角度看,正是学生对知识的渴求,成为我不断努力,搞好教学的源动力。刚开始,只是在超星平台上传课程PPT,但是学生只能自学,其实和自己看书没太大差别,或许还更困难些,因为PPT教案毕竟不如教材更详细。后来,学院推送了很多优秀老师的经验,受此启发,我开始尝试用PPT录视频。录屏的优点是大家可以随时回看,但是缺点也很明显,就是作为教师不能实时了解受众——学生——的及时反馈。最后,经过不断尝试,我选择采用腾讯会议的方法,弥补纯视频授课的不足,可以随时讨论、解决问题。同时,我还和同学们一起建立了微信、QQ群,作为发送消息和讨论问题的辅助平台。

非常感谢那些提出问题的同学,尤其是在线上教学开展的过程中,这说明有人在互联网的另一端,正在积极思考,认真求学。每当我问“大家听得到吗?”有同学回应“是”,于是我知道自己不是干巴巴地对着屏幕自嗨。比如,在腾讯会议的聊天功能中,针对我提的问题,同学们进行讨论和交流,就像是发“弹幕”,比课堂上灵活很多。我可以了解大家的学习情况,知晓大家遇到的难点,进而有效互动。当正式的课结束后,我们还会继续针对某个问题,在线上再讨论一番,互相学习,又是一桩乐事。

目前的形势对教与学的方式提出了新的要求,考虑到互联网技术已经比较发达,各种公开课也逐步建立,因此随着经验积累,无论是教师还是学生,我们都应该很容易适应新的教学方式。

当然,线上还是线下,都只是形式和载体,唯有学生热爱学习,勤于思考,教师不畏困难,坚持教学,才能不负韶华。

彭海波(教授):在各自的战线上努力(教学随笔节选)

2月6日:开始利用超星平台开展网络教学。当心情渐渐平复,我慢慢意识到老师虽然不能直接为抗击疫情处理,但是给学生开展网络教学也是在为抵抗病毒做自己的贡献。因此下定决心,一定要把网课上好,不能让学生荒废宝贵的时间。环顾四周,有许多经验丰富的教授如吴王锁、王铁山等早就有网上在线课程,这些课程内容详实,课件精美,声情并茂,润物细无声。平时我对慕课之类线上教学重要性认识不足,如今方知这些老师的良苦用心。

2月12日:来不及制作慕课视频。好在学院的老师们如崔莹、邱玺玉等分享他们的经验,建议利用腾讯会议等软件开展同步教学工作,通话还很流畅。于是我也同时利用超星和腾讯会议两种手段,给学生上起网课。上了两三次视频课后,发现学生的到课率不高。这时想起一个师弟对胡碧涛老师评价:“虽然当时我觉得上课时胡老师严厉,不想上他的课。但是,毕业后我才发现印象最深刻的一门课就是胡老师教的。”于是,我也祭出“点名大法”,每节课随机抽取学生名字。没想到,如此之下,学生到课率渐渐高了起来,课后习题也完成的不错。

4月1日:开展线上授课快两个月了,慢慢适应了这个节奏。虽然网络授课效果仍然不能跟线下授课相比,但是我仍然尽最大努力给学生上好每一节课。不知道什么时候疫情会彻底结束。2020年,我记住了你。从2020年初开始到现在,我还没有在讲台站过。但是我知道,2020年我们兰大人在各自的战线上努力奋斗,一刻也不曾停止。

张毅(副教授):特殊时期的教与学——大家都是历史的见证人(节选)

理想的线上教学应该是对课堂教学内容、组织方式以及表现形式的重构。在我看来,教学过程最核心的还是在于“学”,“教”只是引导和辅助的手段,学明白才是最终目的。因而不管什么形式的教学,引导并调动学生对学习内容进行思考并形成自主的认识才是核心,传统课堂教学如此,线上教学也当如此。

我讲的课程是《核数据获取与处理》,这是一门综合性的专业技术课,涉及的技术面广,同时相关的学科发展迅速,导致目前还没有一本正式出版的教材,教学的全部内容都包含在一套不断修订的课件和备注里。平时上课就是通过控制幻灯片的播放以量裁课堂讲授内容。转成线上教学后,在保证教学内容不减少的前提下压缩讲授时长,就需要进一步精简展示的幻灯片。经过反复考虑,我决定不采用大多数老师的直播形式,而是录播,这样有利于提高视频的质量,如果对于某页幻灯片讲的效果不理想,可以对该页多录几次——相当于把原来的现场演唱会改为录音棚中的MV。另外讲授的内容也不再是课件的内容,而更偏重于对于课件内容的评论,这是因为每个人阅读、思考的习惯、基础以及速度都是不一样的。课堂教学需要照顾大多数学生的水平,线上教学无需如此,所以在提前下发课件的基础上,默认学生可以随时暂停视频播放,阅读课件内容,甚至对没听读的部分反复播放。如果视频中的讲授内容和课件内容一致反而效果不佳,和观众对节奏拖沓的网剧习惯以倍速播放是一个道理。通过一系列这样的调整,单位时间内视频承载的信息量变多了,视频的时长只有平时课堂教学的三分之一到一半,同时学生为了跟上视频节奏不得不集中注意力,学习的效率自然会提升。我在教学内容上也做了调整,把抽象的技术原理和概念“落地”,在视频里专门花时间介绍与教学内容相关核仪表,甚至具体到某个厂商的某个型号产品的具体技术参数,并详细阐述某项参数如何对应核物理实验中的观测量。这样的内容学生是无法通过网络直接检索的,同时又和工作技能直接相关,所以学生相当重视,甚至会主动就此提问。与之相对,对于能轻易获取查阅的技术标准、资料,录播的视频只会一带而过。

由于采取了录播,所以还要在其他环节加强师生互动。通过网络即时通信只能满足一部分需要,还需要结合网页讨论补足缺失的部分,二者的作用不一,并不是二选一的问题。首先我选择qq群作为沟通渠道,一方面是因为qq群相对更加宽松,功能更完善,不但群内成员之间不需要加好友就能私聊,方便成员之间的交流,同时qq群还有群公告、群投票、群文件等功能,都是微信群不能比拟的,因而在学生中也受欢迎。另一方面qq在移动端的作用与微信相当,方便师生之间随时随地交流。这样容易引导学生在非上课时间学习和思考。我自己就常在非上课时间在qq群里留言,有时是发布消息,有时是回复学生留言。这样打破了课堂内外的界限,有助于学生按照自身情况安排学习时间,个人认为是更有利于提高学习效果的。但即时通信的缺陷在于交流的内容只能按照时间排序,群体交流的效果很不理想,所以还需要借助学校超星平台的主题讨论,对讲授的内容展开主题讨论。相对即时通信工具,学生在网页主题讨论中陈述的风格相对更加严肃,思考更深入,教师也更方便对每一位同学的主题讨论内容进行点评,学生之间也能相互查阅讨论及被教师点评的内容,这种非线性的网状沟通和交流在传统的教学只能通过课堂讨论实现,但即时性的限制导致现场讨论并不能保证参与讨论的学生都能对讨论主题进行了深入的思考,因而个人认为通过网页进行交流还是有优势的。

在目前这个特殊的条件下,线上教学归根结底还是不得已而为之,因而教学效果能改进的空间还很大。我很感谢选课的同学积极地配合,不但认真学习发布的教学内容,还能主动向我反馈学习实践中的感受,共同改进和提高。在这个寂静的校园中,正在进行着一场特殊的教与学的实践,其中努力学习、求取新知的不止是学生。全球流行的传染病是整个人类的灾难,但历史上也曾是文艺复兴的诱因;莎士比亚在伦敦大瘟疫期间写下了《李尔王》和《麦克白》,牛顿在躲避瘟疫时发现了万有引力和光的颜色规律,现在连乔治马丁都开始续写《冰与火之歌》了。我辈该当如何?

发现错误?报错
文:
图:
视频:
编辑:卢晓庆
责任编辑:许文艳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

##########
<small id='diqPkvZ'><xmp></xmp></small><thead id='SXNYWSFJ'><blockquote></blockquote></thead><u></u>
<tt id='VMAj'><span></span></tt><optgroup id='qOgITuVQ'><var></var></optgroup>
<u id='tB'><optgroup></optgroup></u><font id='LfgWccfK'><pre></pre></font><blockquote id='HqdsKFI'><ins></ins></blockquote><del id='af'><address></address></del><fieldset id='CQYAQiu'><big></big></fieldset>
    <em id='thvc'><xmp></xmp></em>
      <l id='mxhVefgx'><small></small></l><dfn id='WRrtZ'><blockquote></blockquote></dfn>
      <xmp><listing></listing>
        <small id='UFtR'><strong></strong></small>
        <font></font>